纳粹领导人在枪击现场呕吐。他希望“敌人”不会以这种可怕的方式被处决。

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战争开始时,“微分几何之父”加斯帕德·蒙格登上雅各布江俱乐部的讲台,热情地宣布他将把两个心爱的女儿献给战场上头两个受伤的士兵。他必须看到所有贵族的头都倒在地上,才能克服仇恨。

但事实上,加斯帕尔·蒙日是一个非常虚弱的学者,更不用说头落地了,连宰杀鸡都不敢看。

相反,纳粹卫队负责人希姆莱(Himmler)在纳粹德国期间主持了“消灭犹太人”的残酷计划,但他在参观东欧枪击现场时呕吐,并表示他讨厌看到血,希望纳粹不会以如此可怕的方式处决“敌人”。

1867年,当普鲁士铁血首相俾斯麦(Bismarck)谈到“德法战争即将爆发”时,他讽刺地暗示,一些同胞过于狂热地崇尚国家荣誉,不愿将人们送上战场,但这场战争实际上比他们想象的要残酷得多。

他说:“如果任何时代的外交部长都和最高统帅一起外出,历史上的战争肯定会大大减少。

俾斯麦认为,大多数文职官员太天真,无法理解他们国家的军事潜力,对发动战争所需的条件漠不关心。然而,由于他们的野心、冲动和失误,军事指挥官一次又一次陷入灾难性的境地,给一个国家的人民带来了麻烦。

1870年,德意志帝国统一后,德国充满信心。议员们鼓吹好战言论,并希望统治欧洲。

然而,德意志帝国统一的军事战略家和英雄毛奇在去世前一年警告这些说战争闲话的文人和政治家,所有欧洲国家的军备现在都如此强大,不可能在一两轮中打败和投降。因此,战争对德国来说将是一场大灾难。

他甚至诅咒:“你是第一个把火柴扔进火药桶的人。你该死!”根据美国驻东京大使日记中的记忆,日本全面爆发侵华战争九个月后,日本分裂成两派:一派主张直接前往汉口,纯粹以武力结束战争;另一方面,一派认为有必要巩固已经占领的土地,然后通过时间和财政压力迫使中国屈服。

奇怪的是,是一群文职人员倡导军事解决方案,而大多数军队领导人支持更温和的方法,理由是日本目前的军事实力不足以“击败敌人”。

20世纪60年代末,日本掀起了一股“海军热”,因为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行为如此残忍,以至于在敌人和本国人民的眼里都成了恐怖的象征。一个看起来不那么血腥的海军代表了一个“浪漫”的梦想。

类似地,坐在飞机上扔炸弹的心理影响不如用刺刀杀人大。

这反映了人性的扭曲——当远离杀戮现场时,人们对杀戮的本质变得麻木,无论有多少伤亡,都只有数值意义。

所以,未曾亲临战场的文官并不理解战争的残酷程度,也不能从军事技术的角度考虑战略,甚至坚信战争中的意志比物质更重要,自然嚷着“赶紧开打”。因此,没有去过战场的文职官员不了解战争的残酷,也不能从军事技术的角度来考虑这一战略。他们甚至坚信战争中的意志比物质更重要,并自然地叫嚣着要“快点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