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女性形象故事与社会政治电影

去年年底,她获得了第54届金马奖最佳故事片,观众投票选出了最佳影片。血观音成为当时金马电影节的最大赢家,并引起了很多关注。

这部电影讲述了三个女人的故事:一家之主唐夫人,唐家的大女儿唐宁,二女儿唐珍,她们在追求各自的情感需求上是不一样的。

这个故事巧妙地模糊了时代背景,以现代社会为背景。主线是由惠英红扮演的唐夫人在高官和富家子弟周围游荡,并在他们身后寻求利益。这个故事穿插着一个故事,讲述了柯Xi·吴的大女儿唐宁是如何在母亲残酷的利用下为母亲谋取黑色利益,并最终一步步跌入深渊的。与此同时,文琪的二女儿唐震的视角对其进行了补充,展现了一个混沌家庭中愚蠢的小女孩,在青春萌芽后经历了可怕的转变。

导演雄心勃勃,三个女性角色分别被赋予了各种各样沉重的情感。与此同时,这部电影也有几次逆向“披露”。角色出人意料的关系和行为让观众从心底感到更加寒冷。

唐家的第一对母女,秘密相对模糊,看似和谐快乐,唐夫人和她的两个女儿,总是穿同一系列的衣服去参加重要的场合,其实是家族遗传。

汤真实际上是唐宁的女儿。导演不太注意这种关系。然而,令人费解的家庭混乱表明了三个女人的悲惨命运,并进一步揭示了由于关系破裂而导致的每个角色的扭曲和矛盾。

第二个启示出现在电影的结尾。唐珍没有对她的密友扁扁扁的最后一次求助伸出援手。直到她发现心跳仪失去了生命迹象,她才冲出病房去叫医生。

强烈的自私欲望已经击败了亲密朋友的友谊,到目前为止,这个曾经无知的女孩已经完全完成了向那些寻求自我力量的人的过渡。

通过这两种设计,复杂而混乱的女性心理演变在形象中慢慢展现出来。

电影开始时,女孩唐珍在后院目睹了她姐姐和两个男人的性交。

一种无知的荷尔蒙在起作用,为女孩后来改变年轻时的担忧奠定了基础。

在电影中,唐骏丰富的心理活动和波动的情绪非常吸引人。

她对依赖毒品、沉溺于放荡生活的“姐姐”充满蔑视。她只想取悦在名人、政治和商业之间穿梭的母亲。她尽最大努力扮演唐太太希望扮演的好女儿——学习吸引客人并取悦他们。

她很孤独,渴望未知的成熟。

在成为一个亲密的朋友林佩琴和马可秘密幽会的守卫者的过程中,这个无知的女孩的心膨胀了,她也喜欢马可。

缺少家庭纽带使她把美好的希望寄托在爱情上。

这就是为什么她选择在死前看着扁扁挣扎,并计划和马可一起逃跑,以为她在火车上追逐爱情。然而,是马可在火车上展示了她的真实面孔,噩梦般的暴力随之而来。

另一方面,与唐震不同,唐宁沉迷于酒精和毒品,整天和母亲吵架,而且叛逆不安,因为他已经清楚地看到了每个人的脸。

她非常了解她母亲的秘密活动,但她讨厌这些活动,并愿意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她的黑色利益的受害者。

因为希望得到一点温暖的爱和母亲的认可,唐宁知道得太多了。

因此,当她看到唐太太对唐太太做了同样的事情,好像她在训练另一个自己,她变得更加暴力。

借助童宁的角色,观众可以通过她始终自我放弃和清醒自知的矛盾表现,进一步探究整个家庭的病态内幕。

不幸的是,也许是由于空间的限制,导演没能进一步探索角色。唐的真实动机有时看起来令人困惑,这个角色的情感需求变弱了。

就电影本身而言,故事的主线实际上是唐太太策划的“吃黑吃黑”的政治游戏。

唐太太的前任彼此非常不同。她一步一步地策划。导演在描述她的策略时透露了台湾政治社会的两个方面。首先是各政党权力的阴谋和黑暗腐败。

地皮炒作,选举黑幕,贿赂勾结…棠夫表面为各方卖笑脸,让观众都认为心机叵测的女人其实是黑心商人,野心勃勃赚取暴利,谁知更大阴谋层层剥开——她竟是为扳倒当选主席在望的王院长。土地投机、选举黑幕、贿赂勾结…富通向所有表面上的党派出售笑脸,让观众认为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实际上是一个野心勃勃、想要获取巨额利润的黑心商人。然而,一个更大的阴谋正在被一层一层地利用——她实际上是在试图扳倒王主席,他很有可能当选为主席。

直到电影结束,这个故事才被揭露,唐太太是另一个候选人冯秘书长的情人。

第二是人类感情的冷漠和各行各业表现出的虚伪。

这部电影充满了恶棍,每个人都有自己邪恶的想法。

从王太太开始的展览到后面的餐桌,看起来和美丽融为一体,女士下午茶厅都是很好的展示。

“利润”一词处于领先地位,一旦勾结漩涡中的各种邪恶暴露出来,每个人都会争相效仿。

电影深刻地展现了当权者的自私和逃避,导演也非常巧妙地扮演了一个讲故事的人,而不是批评家。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电影情节中有故事讲述者。

在讲述了一个情节之后,神秘的讲故事者慢慢出现在舞台上,毫不拖延地解释或预测故事中每个角色的命运。

深色和神秘的气氛给这部电影增添了一种奇怪的悬念。

与此同时,电影通过分割支线推进故事,讲故事者的系列可以很快接管不重要的情节,帮助观众更好地理解情节。

例如,电影中完全没有林家的谋杀,情节直接过渡到事故中,以确保故事的主线简洁明了。

可以看出,通过对唐人三个女性角色的深入塑造,呈现出人性复杂矛盾的多面性,导演杨雅芝也再现了台湾社会政治斗争的激烈浪潮。

正如他在讲台上所说的那样——在这样一个社会里,没有人是局外人。

台湾复杂的社会背景,日益激烈的政治选举,经济和文化都逐渐显示出衰弱的迹象。这片土地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

在这样的前提下,杨雅芝的《血观音》一定会让台湾观众更加震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