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神话]爱因斯坦的最后一战结束了“科学”?“神话”开始了吗?

爱因斯坦绝不会相信给他最后一击以恢复古典物理学荣耀和梦想的人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和忠诚的铁粉——贝尔!贝尔从未想到他为掩埋量子力学而制造的致命武器摧毁了他将誓死捍卫的隐藏变量假说!为什么感恩的故事最终会成为坠入爱河并互相残杀的意外?!案例背景:爱因斯坦在索尔会议的辩论中被玻尔代表的量子帮打败。

经典物理失去了严格的决定论和优美的因果关系,经典物理的“科学”也失去了量子理论的“神话”。

对物质本质的解释已经退化为上帝掷骰子游戏的闹剧。

爱因斯坦不愿失败,后来潜心研究隐藏变量理论,试图打破量子理论不确定性原理的基石之一,提出终极杀手EPR悖论,为经典的“科学”认知理论做最后的尝试。

科学界战云密布,属于天才的最高级别的对决一触即发。科学界充满了战争的阴云,天才之间最高层的摊牌迫在眉睫。

第一个谜题:冯·诺依曼。

现代计算机的创始人之一,而不是20世纪最杰出的数学家之一。

江湖上有传言说,他6岁就能心算8位数乘法,8岁就能理解微积分,12岁就能掌握函数分析,10岁就能理解5种语言。

总之,一个世纪以来罕见的天才。

以栗子为例:狄拉克(Dirac)已经成为科学史上的一位神,排名第四,并被传承给后代的伟大著作《量子力学原理》。冯·诺依曼(Von Neumann)的观点之后,他觉得自己在数学方面还是有点缺乏意义,于是整理了《量子力学的数学基础》一书,这本书仍然是各大学物理研究生必备的教材之一。

在1932年,冯·诺依曼方便地证明了一件事,即没有隐藏变量理论能够给出测量行为的明确预测。

换句话说,任何隐藏的变量理论——注定要失败,这是一个恶毒的封印!爱因斯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隐藏的变量似乎会再次被吞噬。

第二个谜题:大卫·博姆(DavidBohm)。

爱因斯坦铁粉,当代最著名的量子力学专家之一。

博姆通过复活古老的德布罗意导波成功地创造了一个完整的隐函数系统。

这个系统基本上实现了传统量子力学所能做到的!冯·诺依曼对隐函数理论的诅咒,第五个关键假设,类似宿命论,波姆发现了一个缺陷。

隐藏变量理论的重生正处于新生命的边缘。

然而,博姆杀死了10,000人,损失了8,000人。他放弃了另一个同样重要的东西:地点。

简而言之,它指的是不能产生超距离效应的因果关系。任何信息都必须以光速上限发送,这就是相对论的精神!爱因斯坦不能接受这一切!爱因斯坦仍然需要等待另一个人的到来!第三个谜题:1928年7月28日,约翰斯·瓦特贝尔(JohnStewartBell)出生在北爱尔兰首都贝尔法斯特。

贝尔11岁时就渴望成为一名科学家。

16岁时,他跳槽去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实验室实习。一年后,他自然进入皇后大学学习物理。

他也是一个天才。

贝尔上大学时,量子理论占据了主流地位,但贝尔不同意教师和教科书中对量子理论的正统解释。

贝尔想要一个明确客观的物理理论。他生来就是爱因斯坦的忠实追随者。

博姆的理论问世时,贝尔非常兴奋。

他被隐含变量理论的想法迷住了。

贝尔清楚地知道隐藏变量理论正是爱因斯坦想要追求的,并且能够完成量子力学的完美。

贝尔将为他完成爱因斯坦未竟的事业。

贝尔放弃了对所有量子现象描述的不确定性,用实在论来描述它们:PXZ-PZY ≤ 1+PXY,这是一个著名的“贝尔不等式”。

它被称为“科学中最深刻的发现”,它将对我们宇宙的最终命运做出最后的判断。

致命武器:贝尔不等式意味着什么?

如果世界的本质是经典的,如果我们的世界同时满意:1。局部性,即没有超光速信号的传播。

2.现实,也就是说,有一个独立于我们观察的外部世界。

他们表现出的合作程度一定在贝尔的不平等范围内。

如果世界的本质是量子理论,那就不一样了!在量子理论中,贝尔不等式可以被突破!在量子理论主导的世界里,贝尔不等式站不住脚。

总之,如果世界是经典的,爱因斯坦是正确的,那么电子顺磁共振中的贝尔不等式必须得到满足。

另一方面,如果量子理论描述的世界只是上帝掷骰子的游戏,那么贝尔的不平等将被打破。

第一次罢工:1964年,贝尔在第一期名为《物理学》的杂志上发表了他的不等式,题为《论电子顺磁共振悖论》。

这篇论文中的论点和推论令人吃惊。

也许这篇文章太残忍了。《物理》杂志出版仅一年就停刊了。

贝尔抓住冯·诺依曼的错误,给《现代物理》杂志的评论发了一篇文章。

冯·诺伊曼输给了贝尔,他对隐藏变量的诅咒很快被摧毁。

贝尔充满了野心,冯·诺依曼即使是他自己的天才,也会杀了他。

这只是第一步。

另一方面,他已经制造了足够的武器来摧毁量子理论。

生产者延伸责任在技术上和伦理上都是可验证的!在贝尔不等式的指导下,我们真的可以做实验,让实验数据证明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科学”还是“神话”。

扼杀游戏,犯错误:物理学家准备把实践作为检验真理和世界本质的唯一标准。

1969年,在伯克利、哈佛和得克萨斯进行了一系列初步实验。令贝尔惊讶的是,除了一个实验,所有实验都模糊地指向了量子理论的预测结果。

然而,最初的实验并不严格,由于技术的限制,仍然需要间接推理来获得电子顺磁共振的原始推理。

这似乎是个坏兆头。

随着激光技术的进步,更精确、更严格的实验成为可能。

20世纪80年代,在法国奥赛罗理论和应用光学研究所,科学家们正准备第一次准确地测试电子顺磁共振。

需要做的是记录两个光子之间的实际合作程度。

1982年夏末秋初,巴黎。

奇妙的光子对正被钙原子激发,并被送往命运相交的偏振器。一对,两对,三对…数据逐渐积累起来了。

一万二千秒,也就是三个多小时后,结果出来了。

实验结果完全符合量子理论的预测,而爱因斯坦的预测偏离了5个标准差——这足以决定一切。

贝尔对量子理论的利剑成功击败了爱因斯坦,扼杀了隐式变量理论的可能性!落幕时:我想知道爱因斯坦如果活到今天会说什么。猫先生似乎听说他和玻尔仍然在遥远的天国重复经典的对话:爱因斯坦:玻尔,亲爱的上帝不会掷骰子!玻尔:爱因斯坦,不要命令上帝应该做什么!当最后的文件打开时,猫先生只能写下故事的结尾:爱因斯坦的上帝死了。

“科学”的经典认知理论已经过时,有些东西需要燃烧。

资料来源:猫先生是一位科普鉴赏家,致力于分享。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并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