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不情愿的社交和电子商务联合起来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01近年来,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收到网上购物商品后,往往会附上一张小卡片,卡片上的内容基本相似:扫描代码、添加客服个人微信、接收不平等的红包或优惠券,或者为购物做售后咨询和服务。

在客户服务的后续操作中,您可能会被吸引到该品牌的微信粉丝群中,或者您可能会收到客服在节假日期间发送的各种促销信息,您也可能每天在好友圈中看到客服发送的产品介绍和图片。简而言之,商家会利用一切机会敦促你再次消费。

离线商店也是如此。

有些店铺会引导你关注微信公众号,或者增加员工微信,加入该群体后你就可以成为该店铺的一员。

例如,我家附近的咖啡馆如果加入他们的会员,可以享受15%的折扣。

有时,会员群中会有一些活动来吸引你再次购物。

企业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交通越来越贵了。

新产品是由客户做广告的,不管他们是否得到低价补贴,竞标百度关键词,推广淘宝、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还是寻求名人代言。最终,它们都是花钱购买流量的方式。

一位企业家告诉我,购买流量每月最多要花费500万到600万元。

如果一家公司只有数百万次天使之轮,那么他们就没有足够的钱做广告。

因此,企业越来越需要能够自由重复使用、无需付费、随时联系的用户,这些用户可以通过公共号码、微信群、个人微信号、横幅号码和颤音等媒体渠道进行存储。

与淘宝、JD.com、百度等公共领域流量平台相比,它属于商家的“私有资产”,也称为“私有领域流量”。

私营部门崛起的背后是企业增长的焦虑。

同时,它代表着电子商务模式正在向社会电子商务转变。

近年来,社交网络和电子商务都让位于流行的概念,如区块链、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据估计,他们不愿意拒绝,他们已经联手。

过去两年社会电子商务的发展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此之前,许多社交电子商务团体已经涌现。此后,许多微型商店聚集在美国上市。小米、网易严轩和京东等电子商务巨头纷纷制定了计划。社交电子商务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新的零售渠道。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社会电子商务?通过“社交”和“电子商务”这两个兄弟,解释一些更容易。

首先,社交是人性。

生活在社会中,每个人都需要社交。

在过去,正如这首歌所说,“汽车、马匹和邮件都很慢”,人们不能及时和无忧无虑地交流。

现在,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微信的生态日益改善,对社交互动的强烈需求已经释放。

在数据方面,QuestMobile的《cmnet 2018年报》显示,2018年12月,移动社交网络占用户总使用时间的33.44%,落后于第二部移动视频12.31%。

上述社会基础设施给用户带来的最大影响是个人意识的觉醒。用户开始追求自我中心,并扩展到消费市场。这一变化扩大了电子商务空的想象。

比如,日常聊天场景中,用户通过分享链接或者口令,即可直接跳转到相应的商品。例如,在日常聊天场景中,用户可以通过共享链接或密码直接跳转到相应的产品。

看似简单,但已初步完成零售链中人、商品和市场要素的重建。

社交网络是获取用户的低成本方式,是社交电子商务兴起的关键因素。

用户既是购买者又是分享者。

据商务部统计,2018年中国社会电子商务市场规模达到1139.778亿元,比2017年增长66.73%。据估计,2020年中国网上零售市场规模将达到9.6万亿元,社会电子商务市场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占网上零售市场的31.3%。

从用户基数来看,2017年中国社会零售用户数量达到2.23亿,比2016年增长46.7%,2018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5%,预计2020年用户数量将增至5.73亿。

可以看出,数亿用户的规模和数万亿市场的规模正在宣告社会电子商务已经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

目前,玩社交电子商务有两种典型的方式,即群体竞争和S2B2C。

前者代表大量玩家,而后者代表大量玩家和贝类商店。

在忙于为朋友讨价还价的同时,大多数用户没有意识到社交电子商务公司可以让三岁以下的人更频繁地按铃,把他们的创始人黄征推到80后最富有的人的位置。

平托多多成立于2015年9月。它的主要剧本是平托。

发布十个月后,用户数量超过1亿。

它一直在快速增长。2018年7月26日,品多以19美元的发行价格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社会电子商务的普及极大地促进了群体的形成。

因为这种模式可以让无数用户形成分散的格式。

这种游戏方法在实现裂变的同时很容易复制。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淘宝、京东、苏宁和国美等电子商务公司都已经开始推广自己的“团队合作”项目。作为获取在线流量的重要方式,“团队”模式几乎已经成为当今电子商务平台的标准,“基础设施”。

相比之下,S2B2C的门槛对供应链和平台的发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S2B2C的核心是利用协同网络平台,通过SaaS工具、资源集中采购、共同质量保证、服务集成、数据智能等维度,赋予小乙权力,共同深化对C端用户的服务,实现销售。

简而言之,分销平台降低了小乙店主零成本开店和通过小乙店主销售商品的门槛。

这种模式通常被称为小乙店主的口号:零成本开店。

销售也是如此。在传统模式下,小乙为平台工作,而在S2B2C模式下,小乙会觉得自己在开店。当然,为他人工作不同于为自己工作,所以他会为销售更加努力。

想一段话:老师:请用“不仅”…“和”造句。

小明:我妈妈不仅自己开店,还带着家人去开店。

老师:请用“或”…“或”造句。

小明:要么你和我妈妈聚在一起挣钱,要么你看着我妈妈挣钱!老师:用“早”造句…晚了……”。

小明:人们聚在一起工作早赚早赚,工作晚赚晚赚。他们只能看着我妈妈赚钱,不管他们看不看!老师:快点给你妈妈打电话!我也想参加聚会。

如果说社会电子商务是风口,S2B2C是增长最快的龙卷风,它引发了渠道的重构,加速了电子商务的去集中化。

与传统的B2C和C2C不同,S2B2C在供需双方之间增加了一个小B,促进了冷交易关系的人性化、更高的信任度和粘性,也促进了销售渠道慢慢向四、五线城市和消费终端的下沉。

这也是S2B2C模式在零售业吸引了大量资本关注的原因。

然而,这种模式既有机遇也有风险。

在搜索引擎中,无论关键词是“聚集”、“全球捕手”、“海湾店”还是“亲爱的家庭”,底部相关搜索都会出现联想条目“××是否是传销”。

阿里的微供应、京东的微选择、网易推手等主要平台都使用一级分销来规避风险,即从平台直接分销给c-终端用户,不再进行离线开发。

然而,由于分布水平不明确,聚集和全球捕手等平台存在争议。

2017年7月,许多微型商店因“迟到”被罚款958万英镑,随后走上了从涉嫌传销的社会电子商务到会员电子商务的道路。

在美国上市前夕,社会电子商务的另一个代表企业花生日记(peanut diary)也因涉嫌传销(直销)而受到行政处罚。

对于社会电子商务企业家来说,多层分销可以带来爆炸性增长,但它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如果只有一个分配层次,那将是以增长率为代价的。

因此,社会电子商务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很难考虑到所有方面,甚至很难“突破极限”。

接下来,我将对社会电子商务进行更多的研究和内容输出,并欢迎您的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