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万“国家赔偿”飞行员袭击,新三板植保无人机企业可斩蛋糕!

近日,农业部、财政部和民航总局发布通知,宣布选择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东和重庆等6个省市在2017年开展植保无人机试点补贴 这意味着,经过多年的期待,植保无人机将被纳入国家农业机械补贴,植保无人机企业“磨刀霍霍”,行业终于取得突破性进展 覆盖了2000多架无人驾驶飞行器。根据《关于开展农机购置补贴植保无人机标准化应用指导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各试点省总量控制在1000万元以内,2017年每件产品补贴金额不超过该产品市场平均销售价格的30%,单机最高补贴不超过3万元。 “根据这个数字,这六个省市的补贴可以覆盖2000多架植物保护无人机。 中国最大的植保无人机企业之一深圳高科农心总经理助理吴一元在接受论坛王采访时表示,补贴仍然很强,尤其是今年还剩不到三个月。 据记者了解,目前市场上主流单旋翼和多旋翼植保无人机的价格大多在数万至数万元之间。考虑到2017年单机补贴不超过30%和3万元的平均市场价格,覆盖的数量大大超过2000台。 它们有2000个,绝对值似乎不大。 然而,根据2016年第一届中国农业无人机创新论坛发布的数据,2015年国内植保无人机数量仅为2324架,2016年为6000架 “作为一个低利润的传统产业,政府的财政支持有利于生产企业开发更智能的产品,促进农业机械化的发展 在接受论坛官员采访时,新疆相关官员表示,新疆一直在积极呼吁地方管理机构将植物保护无人机纳入补贴清单,期待该法规尽快实施,并根据试点政策形成国家补贴或推广计划。 2015年底,一直是消费级无人机的新疆,推出了首架农用植保无人机MG-1,正式进入植保无人机领域,成为目前行业主流制造商之一。 “虽然各省市的具体补贴规定还没有出台,但对制造商来说时间已经很紧了 ”吴一元表示,下一步是对数据进行归档和审核,并尽快提交其无人机的数据,以纳入补贴范围。 农业机械补贴具有惯性思维。根据通知,补贴对象仅限于从事植保作业的农业生产经营组织,主要包括农民(农业机械)专业合作社、植保作业组织和农作物病虫害防治组织。目前不会为购买植物保护无人机的个人提供补贴。 吴一元介绍说,目前植保无人机的销售目标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政府采购,第二类是植保服务提供商,如各地区的防航组织和农业合作社,还有少数个人客户。 政府采购主要用于技术推广,数量不会太大。个人客户需要增加飞机和人员,而且运营成本太高,所以客户数量不是很大。因此,飞行防御组织、农业合作社等植保服务提供商是植保无人机销售的骨干力量。 以大江为例,大江在接受论坛领导采访时表示,客户很多,包括农村合作社、乡镇植保队、农业企业、农业经销商、植保企业家和大农户,其中植保服务提供商是主要客户。 对于飞行防御组织、农业合作社和其他植保服务提供者来说,“虽然近年来通过推广植保无人机的接受度有了很大提高,但事实上,相当一部分人对植保无人机仍处于观望状态。” ”吴一元说,“而使用植保无人机来做这些人的事情,也有一种惯性思维,那就是,农业机械得到补贴,植保飞机也要有 ”因此,吴一元认为,补贴政策的出台将满足这部分主要客户的期望。补贴政策的出台预计将对植保无人机的销售产生较大的促进作用。 在新的第三版上,有30多家无人机概念企业,其中大部分与无人机相关,都有植保无人机领域的布局。 此前,贾伟股份董事长俞洪堡在接受论坛王采访时表示,2017年是已发展多年的植保无人机企业商业模式形成的最后阶段。 此时,不言而喻,植保无人机被列入“国家赔偿” 在这种“国家补贴”之前,河南、湖南、江西、福建等一些农业大省相继出台了针对植保无人机的“国家补贴”和“城市补贴”,但大多将补贴限制在省内或在省内设有分支机构的植保无人机企业。 在许多地方,补贴甚至大于“国家补贴” 在江西,补贴标准是将50%的资金用于购买设备。无论购买多少型号和单位,单个经营单位的最高补贴不得超过20万元。 在河南,新三板植保无人机公司的泉峰航空是第一家获得地方飞机采购补贴的企业。 业内人士估计,目前中国各省市有数百家植保无人机企业。除了少数核心技术居于领先地位并能实现全国分销的大型植保无人机企业外,绝大多数属于当地小型企业,销售的无人机也是简单组装和拼接而成。 吴一元表示,目前,植保无人机企业的主要收入一般来自三个部分:无人机硬件销售收入、无人机飞行员培训收入和植保服务收入 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拥有大规模的植保服务团队是不现实的,所以硬件销售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许多人也把这些补贴作为目标。 论坛成员了解到,据报道,许多地方都有植保无人机企业骗取补贴或涉嫌骗取赔偿。 2017年4月24日,湖南省农业机械局发布的补贴评估及后续处理通知显示,无人机企业销售的至少5辆地方植保无人机存在配置不全、未到货等问题,责令整改。 业内人士还透露,由于作弊和薪酬猖獗,暂停一个省份的补贴存在严重问题。 一些已经实现全国配送的植保无人机企业对此相当不满。 “用户在购买机器时经常选择补贴产品,而忽略了植保无人机的性能,从而使一些性能一般的当地生产商变得肥胖 大江表示,希望农业机械补贴能充分考虑产品质量,有一个完善的选择机制,为重点生产优质产品的企业提供补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